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卧牛的博客

在情绪最悲观的时刻投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马云:转移支付宝股权是个“艰难的决定”  

2011-06-14 21:53:05|  分类: 行业企业资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http://news.imeigu.com/a/1308040366986.html
继续关注,真相总会水落石出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i美股讯)6月14号下午消息,马云刚刚就支付宝事件与媒体作了交流,以下为会议内容整理:

马云开场白

这个沟通会,本来不在我们的计划里面,既然大家有那么大的兴趣,我们就来分享一下。还有人说,中国公司在美国股票下滑,跟我们也有关系。我们不气愤,也不郁闷,跟大家沟通沟通。

媒体的误读误解我们也有很大责任,跟大家交流得不够。但我们原来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关注,上升到契约精神,上升到诚信。所以我们今天正式沟通一下。

支付宝问题我们讨论了三年。每次董事会几乎都讨论这个问题。董事会在2009年7月24日有一个纪要:授权管理层获取支付牌照。有些媒体问有没有董事会决议,五年来我们都是董事会纪要。成立淘宝也是我跟孙正义的君子协定。成立支付宝、阿里云,都是纪要。

感觉中央对支付体系的研究是很深的,尤其是支付宝越来越大的时候。今年一季度之前,我们的结构都是按照协议控制的,董事会是完全知道这个情况。直到今年一季度,央行的细则出来,才终止了协议控制。我们一致认为,要按照法律做。但外资股东认为,中国所有法律都可以绕过。

我重申,董事会自始至终就有决议。2008年杨致远还不看好支付宝,认为卖出去都可以,卖给谁都行。孙正义那时一开会,一谈到支付宝,就说,我还有事,呆一分钟就要走了.

央行的规定,如果有外资结构,就要上报审批。如果支付宝没有在第一时间拿到牌照,支付宝就变成非法。孙正义、杨致远却认为,只要协议控制就可以。作为大股东,他们对,作为董事,他们都错了。

我做出了一个当时唯一正确的决定,也许它并不完美。在申报牌照的第二天,我们就通报了董事会。直到今天我们还在进行股权补偿的讨论,但媒体和评论家把事情搞复杂了。用去年一句流行的话来说,我做出了一个“艰难的决定”,也许它并不完美,但它是正确的。

马云:转移支付宝股权是个“艰难的决定” - 卧牛 - 卧牛的博客

提问环节

新京报:您与央行做过怎样的沟通和努力?

马云:随着沟通,我越来越觉得央行高瞻远瞩。我是比较反感做企业就上升到民族、爱国,但是这家公司有6亿注册用户,这么多金融数据,所以国家觉得,目前外资不进入为宜。如果要进入,上报国务院另行规定

中国日报:您说舆论让谈判更加复杂,您的意思是不是软银和雅虎对赔偿有更高的期望,能不能解释一下

马云:雅虎股东是对雅虎不满,不是对阿里不满。我们在3月3号报给了雅虎,他们5月份才公布。由于媒体报了以后,现在变成我们变成了不道德,不尊重契约精神的公司。但是我们很理性,孙、杨,我们有不同观点,但都很理性,但由于舆论导向,问题复杂化了。双方谈判过程中带入了很多情形

南都周刊:董事会一直有对支付宝进行讨论,做出不要协议控制这一决定的时候,雅虎和软银知不知道这事?

马云:做出,还是不做出协议,董事会都清楚。支付宝能不能拿到牌照,不止涉及支付宝,还涉及阿里,淘宝,以及消费者。董事会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,第二天又必须交报告的时候,我想这时候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

提问:你对胡舒立说美国政府介入了,请问他们是如何介入的?

马云:美国大使馆和中美战略对话都注意到了这个事。国外是往契约精神谈,我在参加D9时,华尔街日报说,你敢来就说明你不存在不能公开的行为。

第一财经:支付宝未来肯定要开放,是否意味如果日后政策有松动,支付宝还会回到现状。

马云:如果国家政策允许,我觉得任何事情都可以谈判。支付宝不是个利益,更多是个责任。我们会更多开放地进行股权的谈判。钱的利益的问题都是可以谈的。3亿3我把支付宝拿到自己的口袋,我好意思?我对得起2万2员工?

天津城市快报:为什么把支付宝的决定定义为不完美?

马云:我们做了一个艰难、不完美但必须要做的决定。孙正义眼里只有6个字,软银、软银还是软银。他不会考虑客户,员工,小股东的利益。雅虎代表雅虎股东的利益,但是同时作为阿里巴巴董事,必须代表公司的利益。我作为公司的董事,CEO,董事会主席,这时候,如果两个股东不同意,你必须考虑6亿用户,阿里所有员工。

对我来讲,不做(不申请牌照)意味着淘宝瘫痪了。所以,那时候对我来讲,没办法做出一个完美的决定。做过企业的,和只会做评论的人,是两种不同的观点。做了这个决定,如果我第二天说,孙,杨,再见了,这事跟你们没关系啦,那么,我们是不道德的;但实情是,第二天我们就召开董事会谈这个事情怎么解决。

中国青年报:公司法有一条,管理层有勤勉尽责的规定,央行的政策里有一条,外资是可以上报另行批准的,那么你们是否穷尽了所有办法?

马云:从提出申请到发牌照五年内,我们寝食不安,假如说不穷尽,是对事实的不尊重,我们能用的办法都用了。跟董事会,我们也穷尽了所有的办法。无论正确以否,央行作出这样的决定,我绝对表示尊重。董事会每次会议的纪要,包括在软银的董事会上,我也在跟孙沟通。

要出一个另行规定的文件,又要两三年,这两三年别人都有牌照,我们没有,那是不可想象的。

马云:转移支付宝股权是个“艰难的决定” - 卧牛 - 卧牛的博客

法制晚报:在既有事实下谈论赔偿,是由哪个公司来出钱来赔偿,赔偿原则是什么?

马云:这个问题还在谈,先把事情解决掉再来公布细节,这是商业谈判。

再给我10倍时间,也没法跟孙正义、杨致远做好沟通。屁股决定脑袋,没人愿意承担支付宝万一拿不到牌照的责任。我承担了,就被扣上不尊重契约精神的帽子。

中国日报:如果时光能倒流,当时会采取什么办法避免没想到的影响?

马云:如果历史倒转,我还是没办法。但雅虎和软银会倒转。他们一直认为,这个法规可以绕开。但央行至今仍在问,你们到底是不是协议控制。时光倒流,我不会变,但孙杨一定会变

商业周刊中文版:雅虎和软银的董事,是否知道阿里管理层有可能会转移股权,你所谓的他们关掉谈判的门是什么意思,是否他们认为股权转以后,无论怎样,都会损害他们的利益?

我们必须得获得牌照,只能按照央行的办法去办。转移,他们也很清楚。2009年7月24日董事会纪要,明确授权管理层合法获得支付宝牌照调整股权结构。关闭谈判之门,就是他们不表态,不支持,不反对,你看着办。这是制度设计的不完美。

提问:支付宝股权转移是否阿里要回购阿里股权的筹码?孙正义是否坐到谈判桌?

马云:我还没高深到以支付宝作为跟雅虎谈判的筹码。雅虎愿不愿意卖股权给我们,卖,我们能不能买得起,也是问题。孙正义从没离开过谈判桌,但他就是不表态

京华时报:赔偿的钱,到底从哪里出,这很重要?

马云:我每天把门开着,等着谈。我没有大限,今天大限在他们那里。我更关心的是支付宝后面的发展和转型是不是成功。我没有谈判大限。董事会的会议纪要是:授权管理层调整股权结构,获取牌照。至于跟Yahoo的股权回购,能谈就谈,谈不了,我们这辈子就认了。

怎么赔偿支付宝?我现在真没法说。要我说,有个财团出,那他们想,哦,这家伙有钱;要我说,马云自己出,那他们想,哦,这家伙有啥钱?那谈判就有变数了。

现在的支付宝,就是一个商业利益谈判的问题,跟契约精神无关。这是我的结论。支付宝的赔偿谈判一定可以达成,除非你可以改央行政策。当时转移支付宝是唯一正确的决定,不完美但不得不做。

马云:转移支付宝股权是个“艰难的决定” - 卧牛 - 卧牛的博客

财新:跟雅虎好谈,跟软银不好谈,为什么?

马云:雅虎已经很清楚,是利益关系。孙正义,是我所见过的朋友里,最会谈判的人,我只能讲,我对他尊重,但我们有很多不同观点。这个谈判过程中,我认为孙正义不好谈。我说,你别跟我玩技巧,我们今天必须把这件事办了,才能让大家做大.

财新:据我们知道,很多公司都有VIE,为什么央行就针对支付宝呢?

马云:确实有人在用这个办法,但我们明确知道,这是行不通的。

i美股:浙江阿里电商和阿里集团现在是什么关系 ?

马云:浙江阿里巴巴电商和阿里集团已经完全没关系了,两家在谈判。假如浙江阿里电商还在阿里集团下面,那就仍然是协议控制了。

网易科技:为何2009年7月24日授权你们改结构,而在当年6月份就完成了第一批70%的股权转让。

马云:6月份的转让是经过董事会口头同意的,7月又以会议纪要的形式明确了下来。

马云总结

胡舒立没有采访,就做出判断,还加上许多个人定义。我们不欢迎剧作家的评论。这是我的看法。我难过的是,太多国人奇怪的认为,中国人不会比外国人更讲法,更讲诚信。给予中国这代企业家一个机会,可以看到我们的诚信。我们不是一锤子买卖,还要做90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